•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新财经 > 正文
2fbce62ef63d4e988a062985a71f57a8

文 | 王雨桐

编辑 | echo

3月29日,快手发布了上市一年的首份财报。

这是程一笑自去年10月正式接任快手CEO以来的首份财报。

在上市一整年之际,快手依然没能扭亏为盈,亏损扩大。2021年,快手经调整后亏损额为188.5亿元,同比增长139.7%。

面对大额亏损,快手依然信心强烈。快手CFO金秉在财报会议上表示,对今年内实现季度国内业务调整后净利润转正很有信心。

快手失速

快手曾是开创中国短视频赛道的领先型企业,2021年2月在港上市,仅用两周,股价触及最高点417.8港元,总市值一度突破1.73万亿港元。但2021年快手失速明显。

2021年末,话题“快手调整福利”登上微博热搜,该公司员工抱怨道,2022年2月起,工龄3年以内的员工,才可领取租房补贴。快手还将取消免费下午茶和免费三餐。

从财报整体来看,快手发展路径明确,增长之下盈利压力加重,“降本增效”成为其过去一年的关键词。伴随着短视频行业从增量发展阶段走向存量发展阶段,快手也已经从用户高投入扩张转换为注重效率和商业化的扩张模式。

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快手营收244亿元,同比增长35.0%。调整后净亏损35.7亿元。2021年全年,该公司总收入为811亿元,同比增长37.9%;尽管快手Q4没有实现盈利,但亏损环比在进一步收窄,经调净亏损率为14.6%,较上一季度的22.5%改善7.9个百分点。

但对于快手,这并不都是好消息。

放到全年来看,去年快手共营收8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37.9%,但同时快手收获188.5亿元的亏损额度。并且全年调整后净亏损188.5亿元,亏损仍在持续扩大,相比上年经调整亏损78.6亿元的数据,同比扩大约139.7%。

对于快手来说,2021年是极具变化的一年。与一年前相比,快手营收结构变化巨大,线上营销服务,即广告收入,首次在年报中替代直播收入,成为快手的最大收入来源。

从财报上看,快手正在变道,从电商、广告等业务上寻找增长点,削弱直播的占比。在公司管理模式、组织架构、海外产品策略、组织成本等各方面都进行了调整,大到结束宿华、程一笑的双核心管理模式,程一笑亲手接管快手;小到调整员工租房补贴和下午茶福利,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在用户数据方面,快手四季度 DAU 达 3.23 亿,同比增长 19.2%,MAU 达 5.78 亿,同比增长 21.5%,用户规模创历史新高,日活、月活同比增幅均是 2021 年中四个季度的最高值。但环比来看,2021 年快手一至四季度 DAU 分别为 2.95 亿、2.93 亿、3.2 亿、3.23 亿,其中二、三、四季度的日活增长分别为-200 万、3000 万和 300 万;一至四季度 MAU 分别为 5.2 亿、5.06 亿、5.73 亿、5.78 亿,其中二、三、四季度的环比增长分别为 -1400 万、7100 万和 500 万。无论 DAU 还是 MAU,环比增幅均有所回落。

在渗透率方面,快手也处于下降的态势。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21年12月,快手系的渗透率同比下降1.5%,而抖音所在的字节系则上升13%。但相较于抖音与视频号,快手也并非处处落下风。2021年,在人均单日使用时长方面,快手高于抖音与视频号:2021年快手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11.5分钟,而据QuestMobile数据,抖音为101.7分钟;另据视灯研究院数据,视频号仅为35分钟。

广告业务成为顶流

一直以来,直播业务都是快手的现金牛,而在2021年,这样的情况出现了反转。快手2021年全年总营收中,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含电商)的总收入贡献占比分别为:52.6%、38.2%和9.2%。

2021 年,快手的线上营销服务收入占比首次超过直播收入占比,成为快手的第一大收入来源。第四季度,快手广告收入达 132 亿元,同比增长 55.5%,环比增长 21.3%;直播收入为 88 亿元,同比增长 11.7%,环比增长 14.3%。全年来看,快手 2021 年广告收入为 427 亿元,同比增长 95.2%,占总收入的 52.6%;直播收入为 310 亿元,同比减少 6.7%,占总收入的 38.2%。

这样的情况,也使得快手成为低迷的互联网广告市场中为数不多积极的存在。对于此,快手也给出了三点原因:

首先,线上流量的增长以及越来越多的广告商采用短视频及直播广告的形式,助力了快手广告业务的增长。

其次,电商业务作为平台功能的自然延伸,亦有助于其广告业务的发展。

最后,品牌广告 2021 年收入同比增长超过 150%,是快手线上营销服务增长的另一个动力。

广告业务加强的同时,直播业务却得到收缩。

去年快手直播收入由2020年的332亿元减少6.7%至2021年的310亿元。据推测,此次该业务收入减少主要是由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大众生活方式恢复正常。但与此同时,随着监管的不断收紧,直播业务也承受着较大的压力。

2021年2月,国家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网络直播平台建立健全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和直播带货管理制度,要针对不同类别级别的网络主播账号在单场受赏总额、直播热度等方面合理设限,要对单个虚拟消费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对单日打赏额度累计触发相应阈值的用户进行消费提醒,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

2021年四季度,快手直播的平均月付费用户4850万人,环比增长5.2%,每月直播付费用户平均收入增长至人民币60.7元,同比增长17.2%,环比增长8.6%。客观来看,四季度快手的直播付费增长仍然比较可观。

在3月30日,国家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营利行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着力构建跨部门协同监管长效机制、加强网络直播营利行为规范性引导。

对于快手而言,直播早已算不上最大的现金牛。

电商成为希望?

2021年,快手电商超额完成目标。现在的电商版块,对于快手意义重大。

根据海豚社发布的电商平台数据报告,2021年,抖音和快手已经成为仅次于阿里、京东和拼多多三巨头的新型电商平台,其市场份额分别达到5%和4%。快手的电商GMV大约是拼多多的28%,京东的21%。

据了解,电商业务在快手内部也成为战略级业务。据媒体报道,快手电商团队2021年一切向GMV看齐。

程一笑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随着流量的增长,不断升级及优化技术及服务,为商家提升匹配精准度和订单转化率。截至2021年12月31日,快手吸引服务商超过500家。服务商有助于提升平台商家专业及系统性的运营和服务能力。”

但横向对比不难发现,快手距离精品仍然有较远的距离。财报数据显示,第四季度。快手电商的综合佣金率为0.98%,低于1%,全年综合佣金率也仅为1.08%。

作为非自营的电商平台,快手电商收入主要来自于服务商家以及销售抽成,费用率低,虽然会吸引更多商家入驻,但是对于平台来说,却可能是事倍功半的事情。

此外,快手布局电商隐忧犹存。截至目前快手并未获得支付牌照,按照央行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没有支付牌照的机构,那么就必须把货款资金交给有资质的机构代为存管,然后需要向对方缴纳一笔代管手续费。快手电商就需要把用户和商家的货款交给第三方平台代为保管,相当于租借了支付牌照的使用权,需要支付租金。

财报显示,2021年快手共支付了16亿的支付渠道手续费,如果将这笔手续费加入到快手电商收入中,全年电商收入数据将会突破90亿大关。

目前,除快手外,阿里,京东、拼多多和抖音这四大竞争对手早已将支付牌照收入囊中,甚至后来者B站也已经取得支付业务许可。

而这也成为目前快手发展电商版图最大的桎梏。

版权声明: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微信:ruinews360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