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新财经 > 正文

6ee799724619432d84cbbb1050714efe

文 | 王雨桐

编辑 | echo

装满员工工牌箱子,摆在工位上的成堆的闲置电脑……近日,有爆料称,有赞开启新一轮裁员,有部门裁员比例高达70%。

不少员工爆料称:“裁掉2000多人,已被裁”“去年校招进来,现在也即将被裁”“今天走一波,下周四走一波,再见”。在职场交流平台脉脉上,多位自称是有赞的员工透露已经被裁。有员工点评称,“公司多年盲目扩张,战略管理水平不行。”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裁员的消息,有赞并未否认。

但在传出裁员消息的前一天,有赞发布盈利警告透露,预计2021年亏损约32.9亿元,其中预期商誉及资产减值约21.8亿元,年度经调整非香港财务报告准则亏损约9亿元。

有赞动荡

有心人自然会发现,有赞早已留下一地鸡毛。

据媒体报道,早在2022年初,有赞就于启动了第一轮裁员。其中,有关产品和技术研发人员首先被裁,涉及员工人数甚至超过1500人。彼时,有说法认为,1500人的裁员数量已经超过有赞员工数的三分之一。同时,有赞把“人员优化”写入了2022年的OKR中,即一线销售之外的整体人数全年减少一定比例,称是“优化目标管理和迭代机制把精力保证在核心目标上,保证行动力和协作效率。

这样的裁员大动作,不论是对于有赞还是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伤筋动骨的大动作。

有赞选择断臂求生的原因也很简单,希望借此掩盖财报数据的弊端。

2021年6月,根据有赞科技准备重新上市的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有赞的营收分别为5.57亿元、9.98亿元、15.76亿元。而2021年11月中国有赞发布的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其营收为11.76亿元,同比减少9.96%。营收开始下降,亏损则持续扩大。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9月30日止,有赞科技分别亏损了7.14亿元、5.04亿元、3.33亿元及6.69亿元。相应地,其累计亏损分别为33.26亿元、38.3亿元、41.44亿元及48.13亿元。

而在与快手合作梦碎之前,彼时的有赞高枕无忧。

2021年11月15日,快手电商宣布对有赞执行第三方断链操作,不再支持直播间挂有赞的第三方商品。要知道,之前2019年,快手为中国有赞贡献的GMV占据了其总GMV的40%,可以说快手是有赞最大的“增长引擎”。和快手“蜜月期”的结束,对有赞来说,是失去了曾经最大的“增长引擎”。2021年上半年,有赞的GMV达到481亿元,仅同比增长4%,其中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为96亿元,占比降至20%。有赞CFO俞涛在2021年中报后表示,预计2021年全年来自快手的GMV占比将会下降到10%-15%。

变相破产

有赞的人事动荡,从去年年底开始持续至今。

2021年12月,有赞宣布中国有赞退市以及有赞科技重新上市的进程取消,同时董事会成员曹春萌、闫晓田、谷嘉旺、徐燕青以及董秘冯国良均已辞职。同月,董事会主席关贵森则因牵涉一桩案件离任。有报道透露,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因而从有赞辞去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据新浪科技称,2021年10月,有赞副总裁陈锦晖也已离职。

而针对1月的1500人大型裁员,职能部门和产品、技术等中台性质的部门成为了被裁重灾区。而据网传,本次有赞的裁员同样重点关注技术中台等重要职能部门。为什么有赞“揪着研发人员不放”?从财报中就能找出答案。

根据有赞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有赞共聘用4358名员工,技术及产品开发人员占比达到近40%。并且有赞2021年前三季度的研究及开发支出达4.8亿元,同比增长50%。这样来看,技术、产品等成为有赞的裁员重灾区也在情理之中。

有赞成立于2012年11月,前身为“口袋通”;2018年4月,有赞完成借壳上市,被称为“微信电商第一股”。一直以来,作为从事零售科技服务的企业,有赞主打帮助商家经营移动社交电商和全渠道新零售的SaaS软件产品。有赞对于技术岗位的需求不能说不高。如果本次的裁员传闻为真,70%的比例网友也调侃是在“变相破产”。

距离Shopify越来越远

2018年,有赞CEO白鸦曾在面向内部全员邮件中透露:有赞要深度对标目前全球最大的交易SaaS类产品Shopify,将在产品技术、GMV、收入全面超过Shopify。

四年之后,Shopify还是那个Shopify,成为了市值过千亿美金的全球SaaS龙头企业,而有赞已经不是那个有赞。2021年前三季度,Shopify营收为32.32亿美元,上涨65.59%,累计归母净利润为32.86亿元。而同期有赞的营收为11.76亿人民币,同比下降9.9%,且亏损进一步扩大。在GMV方面,2021年有赞的GMV为481亿元,同比仅增长了4%。而Shopify的GMV为创新高的422亿美元,同比增长40%。

与Shopify相比,有赞的短板在哪里?

复购率是衡量SaasS企业发展情况的关键指标。相比传统软件模式, SaaS服务把客户的一次性付款变成分年或分季度付款,从一次性买卖转变为一个客户的多次购买行为。一名前有赞员工认为公司陷入困境一大原因是:作为SaaS服务商,有赞不够重视续费,缺少专业的客户交付团队。财报显示,有赞2021前三季度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90282,相比去年同期的97875家,减少7592家。除了老客户流失,有赞的新增付费商家数量也在下滑。2021前三季度,有赞新增付费商家数量为32744家,而去年同期为45328家。

在商业策略方面,二者也有明显不同。Shopify采取的是“低订阅费+增值收入”模式,基础版费用每月29美元,个人版甚至只需9美元/月。因此,Shopify的核心收入为增值服务,占总营收的近70%。而有赞则是高订阅费模式,微商城的基础版费用按年收取,费用最低为6800元/年。目前,其主要收入来源依然是SaaS产品的订阅费,总营收占比超60%。

而在市场环境方面,Shopify所面对的市场环境要友善得多,海外的电商平台集中度没有国内那么高,电商作为流量出口分布更为均匀。

留给有赞的时间不多了。自从在2020年登上公司市值的巅峰之后,有赞的市值就在不断缩水。截止到本月,其股价为0.19港元/股,相较巅峰的4.5港元/股,差了一大截。另外,公司市值仅为35亿港元,距770亿港元,已经蒸发了近95%。

版权声明: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微信:ruinews360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