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新财经 > 正文

0ef25e8fcb4d447aa787d80b6ffbf8a5

文 | 王雨桐

编辑 | echo

用死鱼冒充活鱼、擅自“翻包”换签、日常消毒流于形式……叮咚买菜再一次凭借实力冲上热搜。

近日,“叮咚买菜被约谈”登上微博热搜,获得近1.1亿次阅读。针对媒体报道的“叮咚买菜”前置仓存在用死鱼冒充活鱼等问题,3月17日晚,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官方通报:已对叮咚买菜进行行政约谈并立案调查,指导其对124个前置仓开展全面自查。

叮咚买菜随即发表道歉声明,对于报道中存在的不合规行为均承认情况属实。

受此影响,当日叮咚买菜股价开盘前一度暴跌超20%,收盘价报3.79美元,跌幅为10.98%。

生鲜不鲜

这早已不是叮咚买菜第一次被约谈。

1月,叮咚买菜就因销售不合格产品被罚38万余元。上海市市场监管局行政处罚书显示,其销售的鳊鱼抽检结果为“恩诺沙星”含量不合格,并且已售出1713份,这意味着有一批上海市民食用了不合格的鳊鱼。2月,叮咚买菜再次因为皮皮虾、鲟鱼等农产品镉超标、氧佛沙星不合标等问题,被处以20余万元罚款。

而在消费者投诉平台,同样充斥着近3000条关于叮咚买菜的投诉,大部分投诉消息集中在食品新鲜度、优惠券发放、短信骚扰问题上。

有用户反馈,2021年12月2日在叮咚买菜下了一个订单购买阳光玫瑰青提400g,共21.9元,并备注需要新鲜一些的水果。订单开始送错了地方,后改送成功后,发现青提几乎全部烂了,一点都不新鲜。青提包装日期是2021年11月28日,距离我实际下单日期已有4天。

相比较于其他销售模式,生鲜的“鲜”是吸引消费者的很重要的参考因素。这个“鲜”不仅仅涉及食物的价格、品质,更关系到食物的安全和健康,也是生鲜平台竞争发展的最重要法宝之一。因此对于生鲜电商平台而言,如何保障食品在运输过程中的保鲜、安全问题,以及延长生鲜食品的保质期,就成为了平台工作的重中之重。

为了提高利润率,在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叮咚买菜采用了涨价的策略。在最新的财报电话会议上,CEO梁昌霖对第四季度的表现表示十分满意,其中综合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15.1%提升到27.7%。同时他也承认:毛利提升与调整商品结构有关,“叮咚买菜不断提高商品品质,价格提高,带来更好的毛利表现。”

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用户在社交平台的抱怨:叮咚买菜的价格越来越高了。

股价跌跌不休

事实上,就在此次处罚前几天,叮咚买菜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公司第四季度实现营收54.8亿元,同比去年同期增长72.0%。2021年营收为201.2亿元,同比增长77.5%。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10.34亿元,同比收窄12.04%对于这个成绩,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表示:“过去的Q4是叮咚买菜成立以来运营最好的一个季度”,他认为,公司现金储备充足,不久的将来将实现全面盈利。

叮咚买菜格外关注盈利的原因就在于,公司成立以来的长期亏损。据媒体统计,仅上市9个月的时间,叮咚买菜的股价一直处在“跌跌不休”的状态,由发行价23.5美元跌至如今,市值缩水超83%。

最新财报显示,叮咚买菜第四季度净亏损达10.9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46亿元有所收窄,然而也不能粉饰亏损的现状。

据统计,自2019年至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64.29亿元,三年累计净亏损额超114.79亿元。收益跟不上亏损速度,便造成了日益剧增的现金流压力。相比于去年全年超64亿元的亏损额,叮咚买菜去年年底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52.3亿元,并没有任何充裕的余地。

而亏损的原因,和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模式”大举烧钱有关。

前置仓即将作为商品的仓储地域选择在靠近居民区的位置,借此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其总部中央大仓只需要给这些“前置仓”进行供货。这种模式的最大益处,可以达到“29分钟送达”的目标,将商品很快地送到消费者手中。

数据显示,叮咚买菜第四季度在履约成本共花费17.9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包括仓储租金、人力工资等方面的开销。按照履约数1亿单来计算,叮咚买菜每派送一单,便需要自掏17.9元的成本费。

为了实现盈利,2021年三季度开始,叮咚买菜将战略打法调整为“效率优先,兼顾规模”,到了第四季度,叮咚买菜前置仓的单季新增骤降到了25个,只有三季度增幅的10%左右。在多层面压缩成本的努力之下,叮咚买菜第四季度的净亏损终于收窄,但还不到一个月,叮咚买菜就再次遭遇到监管的重拳打击。

生鲜电商的共性难题

互联网企业搞社区团购本身就具有天然劣势。

传统的生鲜菜市场在食品的采购、储存、运输等流程均具有丰富的经验,因此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持菜品的新鲜并保持稳定利润,而互联网企业搞社区团购,由于流程繁琐,无法兼顾食品腐烂后是扔掉还是改头换面继续卖。如果企业管理不到位,食品安全的管理也将暴露出更多的漏洞。

人民日报在社区团购刚刚兴起时就曾痛批社区团购:互联网巨头企业相继投入大量资源入局生鲜社区团购,“社区团购”成为互联网行业及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各大互联网巨头企业利用海量数据、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研究如何拿下社区的生鲜团购。

在购物、打车、外卖这些热点之后,卖菜几乎成了互联网的又一个风口。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事实上,叮咚买菜目前面临的问题也反映出生鲜电商的共性问题。在生鲜电商进入快车道发展的同时,出现扩张过快导致后续整体运营、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售后服务等问题频现,供应链方面也无法及时跟上。长此以往,生鲜电商就无法构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在价格上涨、运力紧张的当下,等待生鲜电商的只有亏损。

对于生鲜电商而言,2022年至关重要,各家巨头之间的卡位战也将进一步升级。成本高、低毛利、用户留存难,都是阻碍生鲜社区电商发展的难点和痛点。在这样的阴影之下,生鲜电商的未来发展方向,似乎还需要打个问号。

版权声明: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微信:ruinews360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