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点赞

  • 0收藏

首页 > 人世间 > 正文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毕业前一个月,理想汽车给了众多应届生一记重锤。

 

5月中旬,金三银四的春季招聘已结束,工作机会难觅,学校也没办法给予帮助。

 

“辅导员能做的,只有安慰我。”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应届毕业生曾锦浩已收到解约通知,和理想汽车签订三方协议前,他拒绝了其他机会,手上没有备选offer,学校原有一些零散宣讲会,全部错过了。

 

南京大学大四学生柯乐,也收到了理想汽车的解约邮件。

 

“如果公司即将破产或者有其他意外,3月份毁约,给时间大家参加春招,那可以理解。”柯乐表示,明明公司发展良好,前几天还开了一季度财报会议,现金储备511亿元,却干出毁约的事。

 

憧憬

 

去年的秋季招聘结束后,曾锦浩从众多offer里选择了理想汽车。他看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前景。

 

过关斩将,经过3轮面试,曾锦浩在2021年12月的补录中拿到理想汽车offer,在企业系统部门做Java开发,月薪1.55万元。

 

同一时间,华东理工大学准硕士李易拿到了智能感知部门的offer。他认为,新能源车企前景可观,5G技术成熟后,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可以实现。

 

柯乐和他们有一样的想法。“在新能源赛道,我国汽车企业极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年轻人有机会抓住风口。”大厂抛出年薪30多万元的offer,柯乐放弃了,选择了理想汽车智能硬件岗位。

 

互联网企业“优化”“毕业”“裁员”消息不断,年轻人用脚投票,选择更具朝气的新能源车企。

 

这两年,理想汽车大扩张。从员工数来看,去年,理想汽车开足马力,一年就增加了7720人至11901人。从交付量来看,理想汽车2021年交付了9万辆车,远超2020年的3.3万辆。

 

今年年初,理想汽车还宣布,以4.3亿元拿到了重庆市两江新区一块工业用地,用来建设第三座生产基地。这是继常州工厂、北京工厂之后,理想汽车的第三座生产基地。

 

001Lvb9uly4h2b3xyiv7ej60hs0buaay02
理想常州制造基地

 

校招时,理想汽车人力资源部员工强调,公司会认真培养第一届校招生,柯乐对未来工作充满信心和激情。他还特意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理想即将发布的新车L9。

 

为了熟悉工作环境,今年3月至5月,曾锦浩特意赶往江苏常州地区的生产基地实习。

 

破灭

 

暴风雨突至。

 

离开常州工厂没几天,曾锦浩就收到了理想汽车的解约邮件。收到通知前,公司风平浪静,没有任何“裁员”消息传出。

 

001Lvb9uly4h2b3xym8ojj60hs08hwf502

 

 

“由于业务架构调整,少部分尚未入职的校招同学将面临offer解约的情况。”署名为理想汽车校园招聘的邮件里写道。

 

实习期间认识的一位同事向曾锦浩透露,常州工厂的Java开发岗,一共招了30人,只留10人。

 

曾锦浩表示,常州工厂“产品测试”等其他部门,多位应届生亦收到解约邮件。

 

曾同学有一个常州租房群,里面都是拿到理想offer的应届毕业生。这两天,群里组织了一次投票。结果显示,群内校招生,约60%都被解约了。

 

曾锦浩告诉《21CBR》记者,理想这次毁约无关实习时长。“有4位同学已实习半年,也收到了解约通知。”

 

001Lvb9uly4h2b3xyimjoj60hs074t8o02

 

柯乐则认为,自己是公司内部斗争的牺牲品,理想汽车这次裁员与二月份公司CTO王凯的离职有关。

 

“技术大拿离职了,我们是他的直属部门,被边缘化了。”柯乐了解到,去年12月,一批新员工入职智能硬件部门,目前正在试用期内,也被裁掉了。

 

“新冠疫情导致业务生变,销量不稳定。”李易认为,这才是理想汽车踩刹车的原因。

 

5月初,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一季度业绩会上坦承,目前车市存在一定风险,受疫情影响,用户消费意愿降低。

 

他表示,未来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供应链能否恢复稳定。理想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超过80%分布在长三角地区,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位于上海和紧挨着的江苏昆山。

 

上海、北京等地疫情对于消费的打击已于4月数据中体现。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为28.8万辆,环比下滑近四成。

 

转岗

 

“我没有转岗机会,公司直接和我谈赔偿。”曾锦浩透露,按照理想汽车“一个月薪资”的方案,他将得到15500元赔偿金。

 

对于该方案,柯乐持怀疑态度。他同意解约后,三方协议和解约函迟迟没有拿到。

 

001Lvb9uly4h2b3xz7trkj60hs0budg502

 

针对邮件里提到的“转岗机会”,柯乐直言,“那是骗人的”。

 

他解释道,和他一起收到解约邮件的同岗位校招生有50多名,但公司只提供了一个转岗名额,还是与原应聘岗位差别较大的工作。

 

001Lvb9uly4h2b3xyiwnhj60hs0dhjs102

 

山西一位应届毕业生姚远面对的是一样糟糕的情况。他拿到的是企业系统部门的offer。5月11日,理想汽车HR打来电话,告知他可以从软件岗转向硬件岗,新岗位仍需参加1-2轮面试。

 

“有一位同学通过了转岗面试,面试官直接告知岗位匹配度很差,劝他不要来,来了也可能被劝退。”

 

12日,姚远告诉《21CBR》记者,理想汽车所提出的转岗,是把做java开发的同学转到图形开发、机器学习,把应聘大数据岗位的同学转到嵌入式开发。

 

“面试时间紧迫,上午收到通知,下午开始面试。”姚远抱怨道,面试过程就是走流程,实际上就是裁员,他不会考虑转岗。

 

未来

 

重新找工作,是唯一选择。

 

收到解约邮件后,曾锦浩失眠了一晚,“互联网行业裁员消息多,我不敢去,才选择新能源车企,谁知道理想汽车会毁约。人生可能都要改变了。”

 

李易马上要开始硕士论文答辩,同时疯狂投简历找工作,压力巨大。他表示,后续会根据自己的兴趣和专业来找工作,暂时不会考虑车企,太不稳定。

 

001Lvb9uly4h2b3xymp75j60hs0a2gmg02

 

柯乐告诉《21CBR》记者,中科院等高校已与比亚迪等企业合作,为此次被解约的同学提供求职绿色通道。

 

在柯乐眼里,这可能是现阶段最好的工作机会了,但待遇肯定不如之前的offer。

 

柯乐表示,解约后,应届生身份能保留,但无济于事,大公司招聘会限制毕业时间在2022年9月到2023年6月,今年夏天,大概率只招2023届学生。

 

“只有最没有底线的公司,才会在五月毁约。”他愤怒道。

 

解约前,理想汽车给姚远的待遇是,月薪2万。姚表示,现在找不到工资相当的工作,下半年都要待在家里投简历。

 

“前途未卜谈不上,这就像是,还没起跑,就被人绊倒了。”

 

(文中姚远、柯乐、李易为化名)

版权声明: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微信:ruinews360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在此浏览器中保留我的姓名、邮箱和网站

评论信息

TOP